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0 11-23

国浩举行缅怀张涌涛律师活动

        2010年11月16日,是我国著名律师、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创始人、北京市律师协会前副会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金融证券业务委员会前副主任张涌涛律师逝世五周年纪念日。
        11月15日下午,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在北京举行纪念张永涛律师座谈会。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萧骊珠处长、北京市律师协会张学兵会长、张小炜副会长、周塞军副会长、徐家力前副会长、李冰如秘书长、《民主与法制》刘桂明常务副主编等嘉宾出席会议并讲话。
        会议由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吕红兵主持,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李淳作了主题发言。国浩执行合伙人黄伟民、王卫东、北京办公室刘继、杜玉松、陆琦、李黎、马东晓、杨娟、孙敬泽、方维诚等律师以及曾经在国浩工作的赵敏、李俊萍、何永刚、李爱文等律师也参加了会议。
        与会人员追忆、缅怀与张涌涛律师在一起学习、工作的点点滴滴,追思、提炼张涌涛律师的执业精神与人格魅力,研讨、学习张涌涛律师执业精神对目前我国律师建设的指导意义,畅谈、展望中国律师事业发展的美好未来。
        11月16日上午,吕红兵、李淳、黄伟民代表国浩律师全体同仁来到北京天寿园,向张涌涛律师墓碑敬献了花篮。此前,孔蔚、王平律师也代表国浩金融部律师敬献了花篮。

 

张涌涛律师去世五年之后
 
刘桂明
 
2010-11-16
 
 
         抛却深秋室外的寒意,也忙完了一天的各种安排,终于回到了温暖的家里。照例打开电脑,准备照旧写上若干文字以记录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此时,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11月16日凌晨了。五年前的今天,我还在南粤佛山出差。上午九时许,老同学、国浩律师集团北京事务所合伙人黄伟民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张涌涛走了,你知道了吗?”一个不幸的消息传过来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很显然,我不相信是真的去世了。
       “就是说他已经不在了”声音低沉,语气沉重。
       “什么叫不在了?”我还希望“走了”还有别的含义,那就是,“走了”未必就是“不在了”,“不在了”未必就是“去世了”。
       “二十分钟之前,他已经因病去世了!”我还是听到了哪个可怕的字眼……
       “什么病?多长时间了?”
       “肺癌,大概已有半年了。其实我们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他生病了”。
        怎么可能?同一家律所的同事怎么能不知道?
        或许可能,的确可能。因为与我一样,许多与他相识的朋友从未想到过一直生龙活虎并带有磁性男中音的张涌涛竟然与生病挂上钩,竟然一生病就得了不治之症,竟然不知不觉在半年多的时间之后就使生命画上了句号。更让人唏嘘不已的是,在这半年多从查处病情到化疗抢救的日子里,他竟然将病情保密到只有助手和司机才知道的范围。直到已经确认自己生命无多的时候才告诉了同所的几位合伙人,才开始与这几位合伙人讨论国浩所的未来美景。
        了解情况的人知道,这就是张涌涛,这就是那个经常将工作挂在脑海的张涌涛,这就是那个永远将刚强、要强甚至是逞强展示在同事面前的张涌涛,这就是那个总是要求完美、追求完美、苛求完美的张涌涛……
        我也属于了解张涌涛的人之一,但我又属于并不理解张涌涛的人之一。比如说,我不理解他为什么竟然因为工作而使自己成了一个“钻石王老五”,也不理解他为什么对自己的工作、人生乃至最重要的身体如此苛求,更不理解他为什么得了如此严重的病还要遮遮掩掩跟同事向朋友们保密。
        我最早知道张涌涛还是在1994年,那一年北京市司法局批准了两家以个人姓名命名的律师事务所。一家是谢朝华律师事务所,另一家就是张涌涛律师事务所。当时,作为《法律与生活》记者的我正在采访谢朝华律师事务所。于是,同时也就知道了张涌涛律师事务所。但是,真正见到并熟悉张涌涛还是在我于1995年底进入全国律师协会之后。更确切地说,是在1998年6月国浩律师集团在人民大会堂宣告成立之时。
        当然,我已经从两位老友即国浩律师集团另外两位创始人李淳、吕红兵嘴里得知了国浩即将诞生的过程,得知了组建律师集团的张涌涛律师,得知了他们即将在人民大会堂掀起中国律师业的一个小高潮。
        后来,果然如他们所料,在首访中国的克林顿总统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上的人民大会堂,他们揭开了中国律师界第一块至今也是惟一由司法部批准的“律师集团”牌子。尽管据说是司法部为了某种需要而最近将彻底取消“律师集团”名称,但丝毫不能抹杀张涌涛等律师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而对中国律师业改革与发展所作出的可贵探索及巨大奉献。
        当时,我是见证者之一。我见证了许多领导应邀前来热情祝贺的盛况,见证了金融界、企业界、政法界名流看好国浩这个新生事物的盛情,更见证了张涌涛作为集团核心合伙人风风火火地忙前忙后、跑前跑后。
        有感于他们的探索勇气与改革热情,我将国浩全所同仁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台阶上的合影照片制作成了《中国律师》1999年的杂志年历。现在,这张照片已经成了国浩所最权威的记忆,这张年历已经成了《中国律师》杂志最难找的资料,而其中站在中间那个叫做张涌涛的创始人则已经成了我们最怀念的人。
        为了怀念,为了纪念,为了思念,每年11月的这个时候,李淳律师都要从深圳赶到北京,吕红兵律师都要从上海飞到北京,不论什么原因离开国浩团队但仍关注国浩的律师都要回到国浩律师事务所。他们在这里召开追思会,在这里叙说张涌涛给他们带来的激情、热情、豪情,在这里回顾张涌涛为国浩奉献的大气、豪气、神气,在这里感念张涌涛对北京律师乃至中国律师所作出的奉献与贡献。
        因为在他们眼里,张涌涛是“律师楷模”,张涌涛是“国浩灵魂”,张涌涛是一座永远照亮他人、启迪后人的丰碑。
        今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又坐在了一起。
        昨天下午,张涌涛律师逝世五周年追思会在国浩律师集团会议室举行。北京市司法局的有关领导来了,北京市律师协会的主要领导来了,老朋友来了,老同事来了……
        匆忙赶到会上的我在主要发言结束之后,也做了一般发言。我在发言中,由衷地表示了自己的感慨。与其说这是一次追思会,不如说是一次反思会。五年过去了。我们除了追思张涌涛律师对国浩、对国浩这个团队、对北京律师业乃至对中国律师业所作出的业绩与成就。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反思每个人工作与生活的结合、职业与事业的结合、显能与示弱的结合。尤其是最后一点,我们更需要认真反思。
        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其实都有自己的弱点,但是都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弱点。正如张涌涛律师,他给别人展示的永远是自己的才能和精力乃至刚强,但却不愿意显示自己内心的孤独和身体的脆弱。结果耽误了休息,耽误了治疗,耽误了心灵的放松与放下乃至放弃。
        于是,他所在的家庭失去了一位令人骄傲的重要成员,他精心打造的国浩团队失去了一位使人自豪的灵魂人物,他任职的北京市律师协会失去了一位叫人扼腕的优秀会长。
        五年前的今天,我在旅途中立即用手机写出了一副长达64个字的挽联,以寄哀思:
 
        天妒英才远去学法律用法律当律师办律所感念国家涌泉之恩始终如一真挚;
 
  地憾君子已逝管公事理私事为事业做事业动听浩荡涛声之音依旧如此美丽。
 
        五年后的今天,我在这里写上若干文字,表达我们的追思,转达我们的反思,送达我们的哀思。
        不幸的消息让我们震惊,无限的感慨让我们追思。呜乎!斯人已远去,生者当珍重。 
        今天上午,李淳律师、吕红兵律师、黄伟民律师、王卫东律师等合伙人照旧将前往坐落在昌平南口的天寿陵园献花、祭酒,向远在天国的张涌涛律师传达国浩同仁们的哀思与惦念。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永不退色的惦念,这是一种永不忘记的惦念,这是一种永不过时的惦念。
        午夜即将过去,遥祝远方的张涌涛律师同样迎来一个新的黎明。
 
 
        附:
 
张涌涛生平
 
中国共产党党员、第六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创始人、执行合伙人张涌涛律师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05年11月16日8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43岁。
  张涌涛律师1962年6月18日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198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7月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1984年8月至1989年7月在北京人民譬察学院法律教研室任教,1989年8月至1992年12月在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执业,1993年1月至1994年6月参与发起北京市同达律师事务所,1994年创办张涌涛律师事务所,1998年6月倡议并发起设立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历任第四届、第五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常务理事、第六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理事、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金融证券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外事委员会委员。
  张涌涛律师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入党二十多年来,处处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深刻领会“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精神实质,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在思想上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张涌涛律师作为最早参加中国律师体制改革的律师之一,多年来始终走在律师体制改革事业的前列。在全国率先创办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律师事务所;倡议并组建我国第一家跨地区、跨专业、紧密型联合的集团律师机构。在律师事务所规模化运营、资源整合和集团化管理模式方面作出了积极探索。
  在我国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开始实施CEPA后,张涌涛律师积极推进并率先实现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与香港胡关李罗律师行的联营,为中国律师事务所和国际接轨的运作模式提供了经验。
  在中国深化律师体制改革、实施律师行业两结合管理体制的改革中,张涌涛律师是第一批走上律师行业领导岗位的执业律师,长期担任北京市律师协会的领导工作。十余年来,张涌涛律师呕心沥血,甘作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将大量精力投入律师协会的管理工柞。
  张涌涛律师在担任第六届北京律协副会长期间,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新型法律业务不断涌现的新情况和法律服务市场的新需求,将北京市律师协会的专业委员会由原来的十一个增加到四十六个,从而使北京律师队伍提供法律服务的专业领域基本上涵盖了法律服务市场的各个方面,满足了首都法律服务市场的需求,并为促进北京律师队伍整体专业水平的提高作出了积极贡献。
  张涌涛律师作为一名执业二十年的资深律师,长期从事金融证券法律服务,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是一位金融界及律师界公认的金融法律专家。张涌涛律师一直担任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促裁委员会金融专业仲裁员,并长期为多家大型金融、保险、证券、基金机构及国有企业、跨国公司提供了优质法律服务。张涌涛律师高度的责任心和精湛的业务水平,受到了客户的高度评价。
  张涌涛律师热爱公益事业,执业敬民,奉献杜会,多次参与全国及北京有重大影响事件的处理,先后被评为北京“首届十佳律师”、北京第二届“优秀律师”及首都“抗击非典先进个人”。
  张涌涛律师病重期间,顽强地与病魔作不懈抗争,从未放弃其挚爱的律师事业,一如既往参加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工作,关注律师事业的发展。在他病危期间,还向前来探望他的一起创业的合伙人谈及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的长远规划和律师行业的自律管理问题。
  张涌涛律师从事律师事业二十年来,开拓创新,精益求精,无私奉献,襟怀坦荡,正直善良,刚直不阿,为中国律师事业和北京律师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真正做到了把毕生都献给了律师事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张涌涛律师的逝世是北京律师界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律师事业的重大损失,更是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的巨文损失。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同志、好律师、好朋友而万分痛心。我们要学习他高尚的品质、无私奉献的精神和精益求精做最优秀律师的追求,化悲痛为力量,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工作,将他开创而未竟的事业不断发展壮大,为中国律师事业的发展、为国家法制建设的不断完善做出我们的应有的贡献!
  张涌涛律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上一篇:各界人士沉痛送别张涌涛律师
最后一篇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